• 香港“新移民”的蜗居生活:辛苦没有自由
  • 发布时间:2015-05-02 17:23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网络| 浏览:1200 次
  • 在香港九龙的深水埗、太子和旺角一带,许多大厦的住宅单位都被改建成劏房,也就是“房中房”。这些大楼楼龄多数已超过50年,不仅破败阴暗,还存在潜在的安全隐患。居住在这些劏房下的居民,多数是来自内地的“新来港人士”,他们大多生活贫苦,收入不高,不仅需要养活家人,还要忍受狭窄空间下的压迫与闭塞。昨天,我们报道了租住在太子一处劏房内的阿青的“蜗居”生活,听她讲述了自己在香港生活所面对的重重困境。 今天,我们推出“走进香港‘新移民’”报道的第二篇,透过拜访在深水埗劏房居住的阿娴,更深入地感受香港式“蜗居”的压抑与无奈。

        阿娴,来自广东电白,2006年与丈夫一道来到香港定居,2008年从旺角搬到现在在深水埗的这间劏房居住,阿娴说,在自己的梦想里面,香港应该是一个很富有、天堂一样的城市,“如果我能嫁来香港就好啦”,但是来了香港之后才发现,香港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。

        阿娴租住的劏房位于深水埗的一间唐楼,打开大门,走上楼,只见墙体已经脱落,劏房户的电线缠成一团。上了六楼,就到了阿娴的家。

        阿娴一家租住的劏房,属于“一劏三”,即业主将之前的住宅单位改建成的三个劏房,而阿娴与丈夫、孩子五口人,就挤在其中一间只有180平方英尺(约16.72平方米)的劏房里。

        “住在这里很辛苦,很压抑,没有个人自由”

        走进阿娴家,映入眼帘的是开放式厨房。与阿青相比,阿娴不用在厕所里煮饭,但总体居住环境较阿青而言,更为狭小,也更为压抑。不到10平方米的客厅,上面是一张床,原来是大儿子的睡床,现在用来堆放杂物;下边有冰箱和桌子, 桌子上除了有电脑和电视, 还有孩子上学学习用的参考书。

        再往里走,就是一个比客厅还要小的卧室,那是阿娴一家五口睡觉的地方。里面的拥挤程度,难以想象。一张上下铺,占据了整个房间的四分之三,旁边有一个小柜子,里外都是全家人穿的衣服,在房间上面,还有一条木质的横梁,用于堆放各类杂物。因为房间小,阿娴家连像样的衣柜都没有。“不是我们买不起,是因为卧室太小了, 实在是放不下。”

        阿娴说,来香港定居之后,她想象不到,香港竟然还有这样恶劣的居住环境。阿娴说,住在劏房里,感觉很辛苦、很压抑,没有个人自由。“这么小的房子,每个月的租金还要3600港币,加上水电费,一个月差不多就要支付4500港币。”

        “我有孩子,人家不会聘我工作”

        除了缴纳房租和水电燃气费用,阿娴还需要负责全家人的生活起居。孩子上下学要接送,学校的书本费和午餐费要交,家里的脏衣服要洗,晚饭要做,水龙头坏了要找人修……总之,丈夫上班,孩子上学,所有的家务事都要阿娴一个人承担。在家里,阿娴的丈夫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,每月收入只有12000港币,要养活一家五口,确实捉襟见肘。

        记者不禁问阿娴,“有没有想过出去找份工作?” 阿娴说,她有一段时间也想找份工作,也曾面试过几家公司,但因为要照顾孩子而告吹。“面试的人问我,‘你家里有孩子吗?’,我说‘有’,面试的人会说,‘等我们电话吧’,然后就杳无音讯了。”阿娴说,如果当时她说没有孩子的话,她早就可以做这份工作了。但是,因为孩子的问题,没有办法,“就算我有精力,有时间,只要我说我有孩子,人家就不会聘我工作,雇主不会听你解释的。”

        治安不好,小偷偷东西“很淡定”

        阿娴说,大楼里的治安不太好。“我们几间住户外面的铁门原本可以上锁,后来不知被谁故意搞坏了。”孩子的校鞋摆在门口,晚上鞋还在,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。去年,阿娴家楼上的一家住户被盗,电脑,电视,凡是值钱的东西全被偷走,阿娴当时有见到这些盗贼在“搬东西”,但是没当他们是盗贼,“他们偷东西的时候很淡定,我们觉得他们就是搬家公司的工人。”

        五口人同时在家,呼吸都感觉困难

        当一家五口人都在家的时候,阿娴说,拥挤的程度,让她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。“太挤了!”三个孩子,两个小儿子占用餐桌写作业,大儿子占用电脑桌上网,老公坐在大儿子旁边看电视,“客厅彻底没空间。”所以,阿娴平时都选择进卧室休息。

        阿娴说,就因为房子小,挣钱太少,她和丈夫经常发脾气。“我老公觉得自己挣钱不够租大一点的房子,我就觉得什么家务事都要我一人承担,压力好大。” 阿娴的大儿子现在读中学六年级,即将中学毕业,但是阿娴说,大儿子不想读大学,因为英文跟不上,太辛苦, 不想读了。“大儿子是从内地转来香港上中学的,英语基础不好,成绩差,很容易就被香港同学歧视。”阿娴告诉记者,大儿子来香港之前,有什么都跟她讲,但是来香港之后,性格变得内向起来,“回到家就是上网,有心事也不和我说,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。”

        一张床,容不下两夫妻

        阿娴说,自己后悔当初来香港,但是为了孩子的教育,她还是选择在香港生活。“如果不是为了三个孩子,我早就回大陆住了,虽然赚钱不多,但是住的环境好,我来香港之后,没有睡过一天好觉!”

        卧室太小,床也小。阿娴没法和丈夫一起睡上铺。“我跟老公睡,两个人,手脚都伸不开,太挤!”没办法,阿娴就和还在上小学的两个儿子睡,丈夫则和身材较瘦的大儿子睡。“我老公总跟我玩笑,说我爱孩子,不爱老公。”

  • 相关内容

    备案号:京ICP证010322(一)-1